欢迎光临 广州收数公司 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在线留言 收藏本站

详询热线:15800021166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

"讨债"广告惊现珠江边 收数公司打着擦边球升

文章出处:http://www.phao007.com人气:发表时间:2017-04-22 13:25【
传统收数讲“手段”,新派收数拼专业

 广州讨账公司

  经过多日的采访调查,信息时报记者发现,目前在广州活跃的“收数”公司有两种,一种是像住田公司那种“旧派收数佬”,他们承接“烂账”,擅长“多种手段”并用追债。另一种是近年新兴的财务咨询公司,主要以财务及法律专业人员为班底,通过运用财务手段取证或商业谈判来催债。

  “旧派收数公司”

  调查人员随时防挨打,强项跟踪与寻人

  与住田公司给记者神秘形象一致,姚大法自始至终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情况,他说“做这行难免招人嫉恨,还是小心低调为妙”。 但对自己手下的清账执行团队,姚大法却不像对自我介绍时那样惜字如金。“我们的执行团队包括一名律师,一名队长以及若干名调查员。”据他介绍,执行队员的工牌除了印有公司名称、姓名、照片、工号等信息外,更列有血型、药物过敏史等。“你不能保证他们不被打,最严重的被打断过肋骨,”姚大法皱着眉头说,“做这行就是在法律边缘游走。”

  尽管如此,姚大法还是很强调公司的合法正规和公开。他说:“目前整个行业正在浮出水面,我们当然多种手段并用,但绝不是不择手段,我们的底线是不触犯法律”。至于“多种手段”到底是什么手段,姚大发就“口风密实”,不太愿意透露。记者通过多次采访,才套得了一些“追债内幕”。

  据介绍,这类追债公司最有特色的“服务”其实就是调查,包括“24小时跟踪调查”和“寻人调查”等。

  姚大法向记者介绍了一个“24小时跟踪”的调查案例。广州某建筑公司的一名员工因工伤引发并发症,称生活不能自理,更无法从事任何工作,全额享受保险公司伤残理赔,每年治疗费多达20万元。后来,保险公司找到了住田公司,委托其对医院临床报告和该名员工的行踪进行调查。住田公司发现该员工每年虚报医疗费用约5万元,且另有一份工作收入。住田公司提供的保险欺诈证据报告,为保险公司挽回了经济损失。

  调查员小张还向记者介绍了一起寻人调查的案例。外地一家公司的业务员王某,在经办公司一车价值100万余元的电子产品送货途中,连人带车不知去向。公司报案后,却发现该业务员提供的身份及户口资料都是假的,无法按警方要求提供身份信息。该公司于是找到了住田公司。住田公司了解到王某姐姐在深圳一家工厂做部门主管时,调查员顺藤摸瓜找到她的手机号码。随后,调查员通过对王某姐姐的手机通话记录进行分析,对几百次通话记录逐个进行联络调查,终于找到两个可疑电话,并最终确认其中一个就是王某的电话。委托公司把这线索告知警方后,警方迅速抓获了王某。记者一再追问住田公司如何得到对方的通话记录,该公司就以“无可奉告”或“我们做这一行,总有我们的关系和渠道”来搪塞。

  据记者调查,与住田公司类似的“旧派收数公司”,中山、东莞一带的工厂占了客户的八成以上。据介绍,这是因为这类公司的财务管理体系不完善,容易出现债务问题。

  “新派收数公司”

  财务、法律人员做班底,取证、谈判靠专业

  记者采访中发现,“收数”行业正在发生分化,除了传统的追债公司,广州还出现了不少以“信用管理”、“信用咨询”为名的新派追债公司,这些公司不做传统的调查、暗访业务,而是运用商业和法律知识,通过获取有效力的法律证据、商业谈判等手段来催收债务,而且他们习惯把公司称之为“信用管理企业”。

  传诚公司就是一家新派收数公司。他们以经验丰富的财务和法律人员为班底,财务人员有在大企业工作的经验,法律人员也拥有律师执业证。该公司合伙人之一闫洪涛告诉记者,有了两方面专业知识的支撑,公司在执行商帐追收时往往比律师事务所或会计师事务所的单一力量更具弹性。

  闫洪涛在接受采访时强调,“我们不是替企业处理烂账的公司”。闫洪涛介绍,传诚公司处理的一般是打包账目,比方由某公司将所有账目打包给他们,他们再筛选并处理能够迅速回收的部分,从而加速客户的现金流。闫洪涛说,他们不会像传统收数公司那样,实在收不回钱时采取“非常手段”。他说,对于法院作出了判决但无法执行的个体欠债案件,他们公司是不会接受委托的。“我们要利用我们的特长,包括专业知识和谈判能力。”

  “角色扮演”巧取证,死帐成功复活

  一般“收数公司”都最怕接超过诉讼时效的委托。因为根据民法通则规定,权利人应在知道自己权利受侵害的两年之内向法院提起诉讼,逾期后,其民事权利将不受法律保护。这就意味着即使起诉也没有用。

  但是,闫洪涛却说处理这类委托很有趣,也很有成就感。因为虽然诉讼时效只有两年,但根据法律,通过提起诉讼、发信主张权利等各种方式,能够使诉讼时效中止并重新计算。成功采用法律规定的方式,让超期债务重新计算诉讼时效、“起死回生”,这就是显示收数公司专业知识的“技术活”。闫洪涛还跟记者讲述此类成功追帐的事例。

  1992年,四川某啤酒厂向广东某国企购买了一套从国外进口的啤酒生产线。但直至2002年,该啤酒厂一直拖欠货款,而这笔货款显然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2002年,该广东企业委托传诚公司为其追讨这笔商帐。闫洪涛告诉记者,他们接受委托后决定采取中断诉讼时效的方法。

  经过调查,四川某啤酒厂已经破产,实在无法追收。但闫洪涛从多种渠道得知,该厂的地皮即将被拍卖,所得部分款项将用作抵偿债务。因此,只要客户能重新确认与该啤酒厂债权关系,就能从该厂的地皮拍卖中获赔。

  2002年3月,闫洪涛“扮演”成委托企业的财务人员,到啤酒厂要求对账。每年3月正是企业做年度报表的最后时刻,财务人员到有业务往来的企业对账很常见,于是闫洪涛成功得到了啤酒厂2002年的对账单。

  但此时,法院的清算程序启动了,根据相关法规,清算小组介入前后的各三个月,企业所作交易均无效。也就是说,闫洪涛之前拿到的对账单无效。为此,闫洪涛再次带上2000年和2001年的对账单,声称由于广东的这家企业“刚刚换了领导,要要补签前两年的对账单”。于是,闫洪涛又成功拿到了2000年和2001年的对账单,并且提交给破产清算小组,确认了委托企业和啤酒厂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就这样,一笔拖了10年,本来毫无希望的欠款被成功收回了。

  找准利益关系,巧妙运用谈判技巧

  闫洪涛表示,“收数”过程中一定要有谈判技巧,否则容易弄巧反拙。他告诉记者,企业经营都是为了赚钱,只要抓住这个求财心理,协调好债权债务双方的关系和利益进行谈判,也许就能解决问题。尤其是传诚公司的工作人员,能“变身”为委托企业的行政高层开展谈判,更有利于在谈判中摧毁对方的防线。

  闫先生跟记者介绍了一个案例。Z企业是一家在深圳的世界500强企业,与北京的K公司有贸易往来。K公司拖欠了Z企业100多万元的款项。传诚公司调查后发现,K公司由几个人合伙开办,股东各自开展业务、自负盈亏。与Z企业做生意的只是其中一名股东,这位股东以K公司的名义做生意,100多万元的欠款也属于企业欠款。

  传诚公司联系上K公司的其他几位重要股东和企业法人,逐个谈判。这些股东最后同意,保持与客户的良好关系比钱重要。于是,这些股东从公司内部向欠款股东施加压力,同时还以自己的股份作为担保、抵押,敦促欠款股东还债。结果这笔款项被成功追回。

  闫洪涛表示,商业谈判中,技巧必不可少,尤其是要对行业、企业有清晰了解和判断。而且联系手法也要有技巧,电话、催收函和面访等要递进、交替着使用,不能一坐下来就以强硬的姿态向对方讨债,而是要以专业的操作手法去赢得对方的信任,最终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广州收债公司 广州讨债公司 广州收数公司 广州讨账公司 广州收账公司 广州要账公司